不明小站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Brave - 更安全 更快速的瀏覽器
查看: 77|回復: 0

不為性別加上框架——專訪醫科生跨性別人士 Ming Chan

[複製連結]

197

主題

425

文章

6643

積分

管理員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64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發表於 2021-12-28 20:43: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原標題:不為性別加上框架——專訪醫科生跨性別人士 Ming Chan


轉自 新報人




Ming手牽著女友,面帶著微笑,徐徐走來。及肩的棕色短髮加上中性的打扮,看起來活潑又自信,眼神柔和卻不失硬朗。她是跨性別女性Ming Chan,現就讀醫學院六年級。作為一名醫科生,她多次在專業領域上因性別而遭到誤解及冷對待。為了消除對性別認知的不安,她遠赴倫敦一年重新適應女性身分。白袍下的她,一直渴望女性的身分,更希望在這個性別界定明確的社會,得到大眾的理解和認同。


身穿白袍的跨女 進手術室也是難關


跨性別人士(俗稱跨仔或跨女)泛指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不同的人士,Ming便是其中一員。她的生理性別是男性,但自我身份認同是一名女生,也即是所稱的跨女,現已以女性身份生活近三年。



Ming是一名醫科生。


早在醫學院上課時,Ming連進入手術室也是一個難題。她憶述,曾跟學校商討使用女更衣室和女廁的問題。由於香港法例規定進入公廁要男女分隔,大學也按照條例要求她使用校園內的無障礙廁所,但手術室內並沒有相關設施,因此她遭拒絕進入女廁,「進手術室必定要經過更衣室,但更衣室有性別分流,而我身分證上的性別仍是男性。學校直接叫我不用去上課,用錄影形式取代。」在這種情況下,她無可奈何,只好使用男更衣室。說到這裏,Ming緊握雙手,無奈地說:「只能說這是社會對於跨性別人士的認同不足。」



Ming笑言,最近一次在醫院發生尷尬情況,便是當日早上工作人員指示他到男更衣室。


不只在醫學院,Ming表示將來作為跨性別的精神科醫生工作時,或許會遇到類似難題。她憶起在醫院進行臨床實習期間,曾有被錯配宿舍的經歷。在實習初期,Ming被指派到需要住宿的醫院實習,並被分配到男生宿舍。「由於我身份證仍是男性身份,去到一些有宿舍的醫院時,他們往往會跟據法律性別把我分配到男宿舍,但當我去拿鎖匙時,職員看到我後,還以為出錯。」每當遇到這些情況,Ming都要一次又一次向醫院的工作人員解釋,拿帶出自己跨性別的身份說明。說著說著,Ming不禁聳聳肩,略顯無奈又尷尬。對她而言,這些常有的「烏龍」總是在提醒她自己與他人不同。縱然她認為穿上起白袍之後,病人及家屬都不會質疑她的專業,但以跨女身份面對社會眾多目光,或多或少帶給她無形的情緒壓力。


不僅是法律上的性別令Ming的身份不被認同,較男性的身體特徵對Ming來說也是一大阻礙。Ming低沉的聲線加上清爽的短髮,穿上無分性別的醫院制服後,難以辨認是男是女。在醫院實習時,有護士誤認她的性別,「護士猶豫了片刻,指着那邊說是男更衣室,看見我沒有反應就帶我去女更衣室。」她的語氣似是輕鬆地說着笑。同時,也難掩她一直渴望擁有女性的身體,稱這是她從青春期開始的夢想。


性別特徵顯現感抑鬱 遠赴倫敦適應後漸釋懷


Ming憶述剛踏入青春期時,對體態的改變感到不安,那是她真正開始想成為女生的時候。沉厚的聲線和上寬下窄的身型,身上出現男性特徵都令她十分焦慮。她笑言自己第一次穿女裝時,見到自己男性的體型配上女生裝扮,不禁想「嘩,真難看」。這種無法改變性徵的無力感,加上應付中學文憑試種種壓力等,令Ming在中六時開始患上抑鬱症。那時的她總是害怕別人用不太友善的目光看着她,即使買假髮和女裝也只敢找朋友代勞。當別人因為她聲音低沉、胸部較平等特徵而把她當作是男生時,她都會感到壓力。


因怕被別人否定自己的性別,Ming一直都不敢表明自己的性向。直至大學三年級得到教授及輔導員的鼓勵,Ming才向家人坦白自己的性向,前往倫敦開始以女性身份生活近一年,等到完全適應後才回到香港。現在,Ming已經慢慢接受自己的獨特:「就算我染了髮,剪短了頭髮,看上去像男生,其他人分不清我是先生還是小姐,我都接受了。」她漸漸沒那麼介意別人的目光。



Ming表示她曾在街上看見有人向變裝的人投以奇異的目光,令她穿女裝外出感恐懼。

做女生也喜歡女生 女友:她比其他女生更溫柔


「我回顧整個(變性的)旅程,有一件事是沒有變的,就是我想要一個女性化的身體。」Ming堅定地表示,跨性別人士不一定要進行變性手術,並認為性別認同不應取決於性器官,而在於對自己身份的認同。她懇切地說:「如果有能力,我會想隆胸。」Ming現在並沒有打算進行性器官切除手術,但想改變自己的體態,讓身體擁有女性優美的線條。


以女性身份生活三年,Ming發現自己還是喜歡女生。「我想有女性身體和我喜歡女生是兩回事,但我覺得這件事(擁有女性身軀)很優美。」Ming現時與女友Carmen交往近一年。訪談期間,兩人都難掩甜蜜,不時相視而笑,緊握對方的手。



Ming曾以女性身份跟男性拍拖,但發現自己還是喜歡女性。

「她是一個很溫柔的人,比一般女生更溫柔。」Carmen邊說邊望向緊挨着她肩膀的Ming。兩人在交友軟件上相識,第一次見面之前,女友Carmen已經從媒體報道得知Ming和她跨女的身份。在Carmen眼中,Ming做事很細心,喜歡文學,心思細膩,更是她第一位同性伴侶。Carmen直言未向父母坦白自已的性取向,但兩人都明白老一輩的思想較保守,因此並不強求父母接受,對未來的生活也沒有太大擔心。Ming以寵溺的眼神看向Carmen,她們時而互相依偎着,時而十指緊扣,緊握的手幾乎沒鬆開過。



在追求性別認知的道路上,總是充滿荊棘。過往遭受的異樣目光、冷眼相待,都讓Ming開始釋懷,接納自己的與眾不同。家人的理解、女友的支持,都讓她更加堅定自我。擁有專業醫學知識的Ming,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幫助對性別認同感到不安的青少年,推動大眾對性別認知的教育 ,「我想利用利用這些資源,去幫助和我一樣的人。」

本文章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推廣排行榜︰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不明小站性別互助論壇

網站維護以及營運贊助:MiyaLuna  

GMT+8, 2022-1-25 21:58 , Processed in 0.08919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