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小站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557|回復: 22

翻譯/性別焦慮指南 (翻譯更新至6.社交焦慮)

[複製連結]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發表於 2021-5-23 10:14: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6-1 04:48 編輯



出處:https://genderdysphoria.fyi/gdb/

作者︰Jocelyn Badgley
譯者:iried_w、tsuyoikaze、yucandy
(本文翻譯與轉傳均已獲授權)
校潤:希臘風梨珂


簡介
跨性別 (Transgender)
指一個人的自我認同性別與出生時指派性別不一致。

自人類文明之始,就有人內在對性別的感受與其身體的生理特徵不一致。早在4500年前,蘇美爾帝國就有名叫Gala的中性祭祀;從未被歐洲殖民者踏足的時代直到今天,北美的原始社會文化一直認可第三種性別的存在;羅馬皇帝埃拉加巴盧斯(Elagabalus,公元218年)堅持讓自己被稱作女士,而不是領主,甚至懸賞尋求能做生殖器再造手術的人。

譯註:女士原意指貴族女性,而非現代的泛用稱呼,領主一般指男性領主。

儘管如此,對跨性別體驗的現代化理解僅僅存在了約130年。甚至直到1965年約翰·奧利文(John Oliven)為了尋求更準確的表述,才用跨性別 (Transgender)替代大衛·考爾德威爾在1949年提出的詞變性 (Transsexual),而後者曾經取代了馬格努斯·赫施菲爾德(Magnus Hirschfield)在1910年提出的詞異裝癖 (Transvestism)

作為跨性別者,性別認同與基於生殖器的出生性別不一致。這意味著一個有陰莖的人可能是個女孩,一個有陰戶的人可能是個男孩,或者一個有任意生殖器的人可能是非二元性別,而不完全符合男或女的性別劃分。

一名跨性別者可以在他們生命中的任何時候意識到這一點。一些孩子在剛能理解兩性差異時就能意識到這一點,一些人直到青春期才會,還有一些人直到他們成年才會覺得到有什麼不對勁。其中,許多人從來沒有接觸到或感受到性別認同可能與出生性別不一致的概念,因此只是接受了他們的命運。

還有一種更常見的可能,雖然他們不滿於自己出生時被指派的性別,但覺得這和跨性別是不同的。他們可能覺得,對那些清楚明白自己是靈魂放錯身體的跨性別者來說,自己成為跨性別者並有轉變的渴望是一種不尊重。這是由於經大眾媒體傳播的跨性別,被塑造成一種錯誤觀念——跨性別者一定是什麼樣的,以及跨性別者的成長經歷一定是什麼樣的。

這種內在與外在的自我之間不一致的感受,就是我們所說的性別焦慮。每一名跨性別者,不論他處於二元性別以外的何種位置,都會經歷某種形式的性別焦慮。不同的跨性別群體對於什麼是性別焦慮,它如何表現出來,以及如何定義跨性別上有分歧,這些問題在跨性別社群內部被政治化了。然而總的來說,這些爭論是徒勞並且沒結果的。本篇文章會清楚解釋性別焦慮所涵蓋的術語,如何交互、開始到結束。

這篇指南紀錄了性別焦慮是如何表現的,並提供性別轉變的一些思考,以便為那些正在質疑探索中的人、那些在跨性別道路上的人,與想成為盟友的人提供協助。

目錄
1.什麼是性別(Gender)
2.性別焦慮史
3.性別亢奮(Gender Euphoria)
4.身體焦慮(Physical Dysphoria)
5.生化焦慮(Biochemical Dysphoria)
6.社交焦慮(Social Dysphoria)
7.社會焦慮(Societal Dysphoria)
8.性焦慮(Sexual Dysphoria)
9.外表焦慮(Presentational Dysphoria)
10.存在焦慮(Existential Dysphoria)
11.管理焦慮(Managed Dysphoria)
12.冒名頂替症候群(Impostorsyndrome)
13.臨床診斷
14.治療性別焦慮
15.性別焦慮的成因
16.染色體
17.激素的作用
18.雄性激素造成的第二青春期
19.雌性激素造成的第二青春期
20.結論

本文章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0:59: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5-25 06:56 編輯

1.什麼是性別(Gender)?

性別(Gender)

與女性氣質和男性氣質有關並加以區分的一系列特質。根據語境,這些特質可能包涵生理性別、基於性別的社會結構(即性別角色)或性別認同(對自我性別的感知)。

如果你去追溯到性別這個詞的拉丁詞源,性別簡單說就是種類。12世紀的諾曼法語中gendre的意思是男性或女性的特質


許多人認為心理學家約翰·馬尼(John Money)發明了這個詞,他在1955年提出用性別來區分心理上的性和身體上的性。然而,馬尼不是第一人。文化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在1949年出版的《兩性之間:變遷世界中的性研究》中用這個詞將生理性別與性別化的行為、社會角色做區分。

美國心理學雜誌(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vol. 63, no. 2, 1950, pp. 312 )是這樣評價這本書的:


「這本書超越了它原本的目的,因為它告訴了讀者什麼是性(Sex),什麼是性別(Gender),什麼是男性化的角色,什麼是女性化的角色,什麼是男女的生殖功能。

瑪格麗特·米德從研究幾個社區裡的男女,再到更具概括性的比較,最後分析我們時代、我們之間的性模式。」


人類的性(Sex) 分為三類:

•        基因類型
(Genotype) :由生物遺傳確定的染色體類型(XX、XY及其它變體)
•        外顯類型(Phenotype) :可觀察到的第一性徵和第二性徵(生殖器、脂肪和肌肉分佈、骨胳結構等)
•        性別(Gender) :不可見的性特徵、一個人內在的性心理模式以及表達性別的方式。

這三類中的任何一類都受到觀念的桎梏。你小學的健康課上可能講過,基因類型是二元的,要么是女性(XX),要么是男性(XY),但實際上人體還有十幾種其他的排列形式。


許多人認為外顯類型也是二元的。然而幾百年以來,生物學已經認識到,一個群體的性別特徵是雙峰型分佈。大多數人與兩極分類相差不到百分之一,但這也意味著,一些人會僅僅因為生命本質的不同,而處於典型的兩極分類之外。很多有兩性特徵的人處在中間。





然而,性別卻是…神秘的。人們嘗試用很多種方式解釋性別光譜,但因為它本身是一個非常抽象的概念,沒有一種說法能全面地解釋它。


總之,有些人很男性化,有些人很女性化,有些人覺得自己沒有性別,有些人覺得兩者都有,有些人處於中間,有些人處於極端。有些人以不可知的形式在整個光譜中飄蕩,就像風一樣。性別不由他人規定,只有每個人自己才能確定。


性別一部分是社會建構的,一部分是習得的行為,一部分是在生命早期形成的生物特性。


目前的科學證據表明,一個人的性別似乎是在妊娠期間,大腦皮質形成時確定的(見16.性別焦慮的成因部分)。這種心理模式會在潛意識層面確定一個人傾向於性別光譜中的哪部分。它影響我們的行為、世界觀、感受到吸引的方式(不是性取向和激素作用)以及人際關係。


性別也會影響大腦對所處環境(你的身體)的預期。當環境不符合這些預期時,大腦就會以憂鬱、人格解體障礙、現實解體障礙和分離型障礙的形式發出警告。這是大腦在潛意識層面告訴我們有什麼不對勁。


習性(Habitus)


社會固化的習慣、技能和性格。是一個人感知世界並做出反應的方式。

在社會層面,性別與我們的習性有關:外觀、舉止和行為、溝通方式、反應方式、對生活的預期,以及我們一生中所扮演的角色。作家蘇珊·史崔克(Susan Stryker)在她的《跨性別史》(Transgender History)一書中這樣描述習性:

「許多習性與向第二天性的表達有關——走路扭胯、輔以手勢說話、去健身房增肌、留長髮、穿顯乳溝的開領衣服、剃腋毛、留鬍渣,或者在句末語調上揚或下降。即使這些行為和外表往往內化到我們認為它們是天生的,但鑑於這些都是我們通過觀察和實踐習得的,稱其為“第二天性”可能更容易理解。」

事實上,這些都是文化因素,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在我們中發展出來的。即使本質是建構的,它們仍然是極度性別化的,一個人會無意識地將這些性別化的習性與內在自我連結在一起。當被拒絕參與性別化的社會活動時,我們會對社會中所處的位置感到不適。

約翰·馬尼(John Money)試圖通過實驗證明性別完全是社會建構的,孩子都可以在成長中相信自己就是被塑造的人。但他的實驗失敗了(見6.生化焦慮部分)。性別不會改變,所有人40歲時的性別和4歲時一樣的。改變的是個體成長中對性別的觀念。


這些負面症狀(抑鬱、人格解體障礙、現實解體障礙)就是性別焦慮的症狀。


性別不是性取向。雖然我們使用與性別相關的詞語來描述性取向(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等),但性別本身不影響性向,性向也不影響性別。


非二元性別是什麼?


非二元性別簡單說就是與男性或女性的標準都不符合。非二元性別可能不符合任一性別身份(無性別),對兩種性別身份都符合(雙性別),混合兩者(雌雄同體),在不同性別身份間切換(流動性別 ),部分符合(半性別),或者是符合整個性別光譜的定義(泛性別)。


非二元性別可能符合某種性別的某些方面,但不符合其他方面。例如,一名半性別女孩可能出生時被指派為女性,而他只感到部分符合女性身份和女性氣質;或者一名正在接受激素治療以緩解性別焦慮的指派男性,他有女性化外表卻覺得不是很符合女性的身份。


這個指南某些地方會用以二元性別(男性/女性)區分的詞彙而不是非二元的詞彙,但這純粹是為了方便。請明白,性別經驗和表達的世界遠比這種粗暴的劃分要廣闊得多。





本文章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4: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5-24 05:43 編輯

2.性別焦慮史

1948年,一位女子聯繫了著名的性學家阿爾弗雷德·金賽博士(Alfred Kinsey,就是那個出版金賽量表的金賽),她的男孩堅稱自己是一個女孩。這位母親希望幫助她成為她自己,而不是壓制這種想法。

金賽找到了德國內分泌學家哈里·本傑明(Harry Benjamin)博士,想看看他能不能幫助那個孩子。本傑明博士隨後為這個孩子定制了一套雌激素治療方案,並和她們家一起尋求手術治療。

本傑明隨後進一步完善了他的方案,並在一生中治療了幾千名類似的患者。他不要報酬,救治病人的滿足感就是報酬,並在治療過程中逐漸深入地理解這了種情況。於1973年,他為這種不協調的感受創造了一個詞:性別焦慮。但直到2013年,美國精神病學協會才在美國使用這個詞。

但是,假如你是一名跨性別者,那你可能會聽過哈里·本傑明的壞話。

1979年,他的名字被用於成立哈里·本傑明國際性別焦慮協會(HBIGDA),該協會發布了跨性別者照護標準(SoC)。SoC以哈里·本傑明法則而為人所知,它臭名昭著地限制了確診性別焦慮。該標準根據痛苦程度和性功能障礙,將患者分為六個等級。如果你沒有被歸為真正的變性慾(類型Ⅴ及以上),通常會被拒絕治療。



但問題是,成為類型Ⅴ和類型Ⅵ必須對與自己生理性別相同的人產生性吸引。想做轉變必須成為跨性別異性戀,而不是同性戀或雙性戀。你還必須經歷對身體和生殖器的嚴重痛苦,並且在治療前就按真實性別生活。許多跨性別者通過社會指導和表現來達到標準,但對包括我自己在內的許多人來說,如果不符合全部標準,那就你的程度不夠進行轉變。

2011年,為了應對理解和接受跨性別問題上日增的壓力,HBIGDA重組並更名為世界跨性別者健康專業協會(WPATH)。在跨性別者指導下(這是第一次),WPATH發布了全新的照護標準(SoC第七版,十年來的第一版),該標準捨棄了本傑明量表,而著眼於每個人的具體症狀,並將性別與性完全分開。

2013年,美國精神病學協會在《精神障礙診斷和統計手冊》第五版中,依據WPATH的照護標準變更了診斷標準,將性別認同障礙改為性別焦慮。這一變化為美國所有的跨性別者提供了做轉變的醫療支持。

這就是過去十年全世界跨性別者數量激增的原因。更容易獲得的支持帶來更大的數量,更大的數量帶來更高的可見度,更高的可見度帶來更強的群體意識,更強的群體意識帶來更多得到治療的人。

2014年的一項研究表明,美國有0.6 %的成年人和0.7 %的青少年是跨性別者;2016年的一項研究,1.8%的高中生是跨性別者;2017年同性戀者反詆毀聯盟的一項調查顯示,18到34歲的受訪者中,12%都不把自己當作順性別者。

跨性別者正從陰溝中爬出來,我們無處不在。

那什麼是性別焦慮呢?

性別焦慮

焦慮,即對生活感到不安或總體不滿的狀態,與亢奮相對。

順性別者和跨性別者中有一個常見的誤解,即性別焦慮只是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適。然而,它甚至都不是診斷性別焦慮的主要依據。性別焦慮橫跨生活中的各個方面,包括你如何與他人相處、他人如何與你相處、穿著打扮、行為舉止、社會適應、對周邊環境的感知、你與你身體的關係。因此,WPATH SoC 7和DSM-5的支持者認為不一定是跨性別者才有性別焦慮。

我們總是要像念咒一樣重複說這點,因為大家要明白,沒有明顯感到身體焦慮的人也可以是跨性別者。

原則上性別焦慮是一種對自我內在錯誤的感受。這種錯誤沒有邏輯支撐,也沒有什麼理論可以解釋它,你無法描述為什麼會這麼覺得,但它就是這樣的。生命中有些東西不對勁,但即便只是想認清什麼東西不對勁都不容易。

它就像是小孩子戴著大人的手套。你可以把手伸進手套裡,把手指伸進指套裡,但手指不能靈活地動。你或許可以拿起東西,但不能像成年人一樣操弄它。事情就是不太對勁。

伊維·溫特斯(Evey Winters)在她關於性別焦慮的貼文中這樣說:

「你有沒有在公共場合或正式場合的時候突然腳底發癢?因為你不能馬上脫掉鞋子撓一撓,所以只好忍著那種死去活來的感覺,這種奇癢越來越強,甚至讓你想殺死旁邊正和你說話的人。

我小時候經常在早晨上學前看電視。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邊看我最喜歡的頻道,邊我吃我的楓糖燕麥粥。但因為這是西弗吉尼亞州90年代初農村的有線電視,我看《恐龍戰隊》時,音頻是另一個電視台的(通常是天氣頻道)。畫面很穩定,音頻也清晰。但它們就是不匹配。性別焦慮就像是這種伴隨孩子整天的沮喪感。

就是當你點一杯清爽的可口可樂,服務員卻問:“可以換成百事可樂嗎?”的感覺。

就是知道有什麼不對勁,但是卻無能為力。」

簡而言之,性別焦慮的核心就是大腦對不合適事情做出的情緒反應。這種不協調深入大腦的子系統中,以至於沒有明顯的標誌表明問題是什麼。我們識別它的唯一方法就是觀察它引發的情緒。根據所處環境與內在自我感受的一致與否,我們的意識會有積極的(亢奮)或消極的(煩躁)反應。做轉變需要認清這些信號。

順性別者也會有這些信號,但由於這些信號通常與環境相一致,他們會認為這些信號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在幾種值得注意的情況下,順性別者也會感到性別焦慮。例如將順性別孩子當作異性來撫養的嘗試總會以失敗告終(警告:自殺),孩子總會宣告自己是不一樣的。

這些亢奮與焦慮,興奮與厭惡,都以不同的方式表現出來,有些明顯,有些在細微之處。性別焦慮也會隨著時間改變,從覺醒前到覺醒後再到做轉變,每個階段都會有新的形態。本指南的目的是描述不同的表現形式,讓其他人能夠認識它們。

但我必須要先強調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重要到我要用粗體字寫:

每一名跨性別者會經歷不同來源、不同程度的性別焦慮。

沒有單一的跨性別經驗,沒有一套標準的感受和不安,沒有一種真正的跨性別敘事。每一名跨性別者都會以獨有的方式經歷屬於自己的性別焦慮,困擾一個人的事可能不會困擾另一個人。

好啦,讓我們把這個免責聲明扔到一邊,開始進入正題吧。

本文章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4: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5-24 05:44 編輯

3.性別亢奮(Gender Euphoria)

亢奮
極度興奮、幸福、喜悅、激動的感覺或狀態。

說起不適感之前,我得先說說慰藉。性別亢奮本身就是性別焦慮的一個標誌。你可能會問,“快樂怎麼會成為悲傷呢?”其實答案很簡單。

想像一下,有群一生都在地洞裡的人,他們唯一的光是蠟燭和油燈。他們從來沒有去過地表,甚至都不知道地表的存在。有一天,一個隧道塌陷了,露出了通向地表的出口。陽光灑進洞口,一開始是炫目的,所以人們害怕地跑開了。但瞳孔適應後又回到洞口,他們通過洞向外看到了一個明亮璀璨的世界,那裡充滿了從未見過的色彩。

那個世界很可怕,龐大而又充滿了未知。所以為了安全,他們爬回了洞穴。那個洞沒有消失,每次經過時都能看到那明媚的光。漸漸地他們偷看的次數越來越多,也開始大膽跑到洞口的遠處。他們開始渴望那片光,因此總是找藉口去仰望它。

最後他們意識到自己想留在這個更溫暖的地方。但他們必須回到洞裡,因為那是家人和朋友的所在。那個從小到大一樣黑的洞卻開始成為折磨了。

這就是性別亢奮。它是一瞬的光芒,一開始可能是太過艷麗的絢爛,太難理解的困惑。但時光使你覺醒:你意識到自己屬於光明,而黑暗成了焦慮之源。

許多跨性別者找到一點點慰藉時才明白自己曾有多痛苦。Cosplay、舞台表演、變裝、角色扮演遊戲、電子遊戲;一點點地嘗試不同的性別。他們發現這樣會更舒服。他們會找逃避的藉口(看女孩的屁股可比看這個角色的好多了。)

他們會努力說服自己這僅供娛樂,或者是為了藝術。他們可能會說,自己被不同代詞(她/他)稱呼時的喜悅只是新奇。但他們很快發現,藉口一個接一個。他們越來越多地扮演不同性別的角色,買更多的衣服或戲服,更頻繁地表演。

你發現自己一直想這樣演下去,因為這比面對現實更好,做你自己變成一件難受事了。最終,之前的你變成了一套戲服。

這就是我們在社群中說成為跨性別者不需要有性別焦慮的最根本原因。因為如果不細細察看,黑紙上的黑墨水是看不見的。

任何焦慮感的來源都有對等的亢奮感。

任何可以是焦慮感來源的東西都有對等的亢奮感。

例如:

正確區分性別
用想要的名字稱呼你
穿著正確性別的衣服
看到並感受身體的變化
看到鏡子中的自己(非人格解體意義)
以符合期望性別的方式社交
以陽剛/陰柔/中性的方式理髮
刮腿毛/不刮腿毛
參加一些本因指派性別而不能參加的活動(如新娘派對或單身漢派對)
覺得性感/以與你的性別和性取向一致的方式做愛。
即使只是以自己的身份存在於世間就很興奮。

亢奮不是性興奮或戀物。有時亢奮會引起性反應,但不是性反應的起源。性反應是多重因素的綜合作用(例如,對自己身體感到興奮)。跨性別者不會擺脫表演或表現出真實的自己。

也就是說,許多沒有覺醒的跨性別者可能會訴諸戀物癖和其他癖好來表達性別或緩解焦慮感。他們可能會在轉變期間還會有一些糾結。但這沒什麼好丟人的,如何得到性愉悅是自己的事情。這些和性別是共生的。跨性別者的性別意識會不會消失,即使回歸了所謂的日常。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4: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5-24 05:45 編輯

4.身體焦慮(Physical Dysphoria)

大家都聽說過靈魂裝錯身體的說法吧。身體焦慮說的就是由外在體徵引起的不適感。但我們首先需要澄清體徵是什麼?

一,第一性徵
在懷孕時發育的核心生殖特徵

性腺
 睾丸
 卵巢
外生殖器
 陰莖
 陰蒂
 陰囊
 ◎陰脣
 ◎陰戶
內部生殖器
 前列腺/斯基恩氏腺
 子宮

二,第二性徵
青春期及以後因激素塑造的的兩性性徵。一般來說,青春期前的男女幾乎沒有這些性徵上的差別。

脂肪分佈
 腰、臀、臀型
 大腿、胳膊、後背
 臉頰和下頜線
肌肉量
 脖子、肩膀和上半身
 手臂和腿
 腹部
骨骼結構
 身高範圍
 手腳大小
 肩寬
 胸腔寬度
 四肢的厚度與密度
 額骨、眉骨、顴骨和下顎骨
 骨盆寬度
膚質和膚色
音高和共振
乳房發育
鬍鬚
體毛(除了陰毛和腋毛)

主要性徵只能通過手術干預。但有些第二性徵也屬於不可逆性徵,即乳腺組織的發育和聲帶的變寬。雌激素不會讓聲音更女性化,睾酮不會讓乳房縮小(除了脂肪流失)。並且只有在25歲前的身體發育期,骨骼結構才會變化(如睾酮導致的骨骼增大或雌激素導致的骨盆變寬)。

有些次要性徵可以通過手術改變(隆乳、體型雕塑、面部男性化/ 女性化),有些則完全不能改變。

身體焦慮有幾種不同的表現形式。有時幻肢現象會讓你感受到不存在的陰莖或陰道,不存在的子宮疼痛,或者乳房的缺失感。

人可以在持續意識到一些不存在的東西時,感受到這種反向幻覺。大腦接收到意外感受,並會優先處理它,比如乳房的重量,或者睾丸或子宮的存在。

觀察或觸摸外生殖器可能使人恐懼或厭惡,從而使情緒爆發或渴望切除噁心的器官。AFAB(assigned female at birth,指派性別為女性)的跨性別者在月經期間可能會有錯亂感,或者有一種與激素週期脫節的感覺。

這可以讓人想去除某些性徵,比如強迫性地剃掉體毛或鬍鬚。但也可以表現為相反的強迫行為:一絲不苟地修飾、控制這些性徵,比如保持完美的鬍子,堅持美甲,或者花幾個小時在健身房鍛煉身體。

厭惡體徵可能讓人嫉妒那些因病(如睾丸癌或乳腺癌)而被迫去除這些體徵的人。有嚴重生殖器煩躁的AMAB(assigned male at birth,指派性別為男性)經常去想發生某種失去陰莖的奇怪事故。

有時這可能只是一種錯覺,甚至它無關性別或性。我在大半生命中都討厭自己太胖。但直到我開始轉變,我才意識到我一點也不討厭脂肪,而是討厭男性化的脂肪。我覺得HRT後的女性曲線很棒。

一個人的身體焦慮感可能且將隨著時間改變,或許好轉,或許惡化。例如,許多跨性別女性做轉變時,沒有覺得和生殖器有脫節感。但隨著其他更嚴重焦慮感的消失,她們就不怎麼適應它了。有些人可能堅持做面部女性化手術,但轉變2年後才覺得外貌還不錯。

你可能意識到自己需要更多或更少相較開始時。

也可能你不討厭身體,只是希望更女性化或更男性化。

又或許你只是討厭身體的某些方面,而不想改變所有性徵。

或者你發現你根本不需要醫療轉變。身體感受不是做轉變的必要條件。

總之,並不需要有身體焦慮才能作為跨性別者。AFAB們不必厭惡胸部,AMAB們不必厭惡陰莖。每個跨性別者的體驗都不同,但全都是真實且有效的。

內化的身體形象問題

這個世界充斥著男女身體必須怎麼塑造的龐大資訊。我們被廣告和媒體轟炸,從而製造了美醜的常規標準:不能太胖,不能太瘦,不能太高,不能太矮,不能有太寬的下巴,不能有太大的鼻子,必須化妝但不能化太濃的妝,出門要戴胸罩,但不能讓胸罩露出來諸類。

社會對男女外貌的期望永不消失。

每個人都會獲得這些資訊,而跨性別者會內化與性別認同有關的因素。跨性別女孩在成長過程中將女性標準映射到自己身上,跨性別男孩將男性標準映射到自己身上,而非二元性別往往將兩性的羞恥感內化於心,因為沒有達到某個性別的標準而感到羞恥。

這樣會造成什麼呢?凱瑟琳(Kathryn)說得好:

「如果你認為你是一直想成為女孩的順性別男孩,沒做轉變的唯一原因是害怕成為一個女孩:

這就是性別焦慮。寶貝,你現在已經是一名跨性別女孩了。」

「不要因為還未沒有意識到這一點而感到難過。我也是突然恍然大悟的。

但這就是性別焦慮。你感到了不舒服,在你想成為的自己(你是誰)與你的外表脫節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受激素治療的跨性別者生殖器不會明顯區別於順性別者,但可能會造成以下變化:

一,雌激素使陰莖軟化,勃起變得不明顯,皮膚變薄並開始像陰道壁一樣出汗。陰囊軟化變色,會陰中縫變得更明顯。由於隨機勃起的停止,勃起組織會在不使用的情況下萎縮,導致整個陰莖逐漸萎縮。外部振動變得更容易導致性喚起。

二,雄激素使陰道變得乾燥易撕裂(會造成潤滑問題)。由於隨機勃起的開始,陰蒂包皮變厚,陰蒂頭的長度增加。陰唇也變得更厚,毛髮通常會變多。HRT後會常使陰蒂變得非常敏感。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5: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5-24 07:15 編輯

5.生化焦慮(Biochemical Dysphoria)

主要性徵在懷孕的第8週開始發育。通常在第11週就可以通過超音波超確定胎兒的生殖器了。然而,大腦在第14周到第24週之間才會形成。目前對神經發育的主流看法是,根據胎兒血液中的睾酮濃度(由Y染色體上的SRY基因或其他因素影響),大腦在這10週之內向男性化或女性化方向發展。這個過程中大腦會處在渴求性激素的模式。

如果大腦中有一種性激素(如睾酮),但身體卻產生另一種(如雌二醇),腦內會發生生化功能紊亂。這會導致腦霧(大腦短期記憶力差、注意力不集中的暫時症狀,就像大腦被一層迷霧籠罩)、心智能力下降,以及焦慮不安的一般狀態。

我們通常用內分泌激素治療來緩解這種情況導致的人格/現實解體障礙(DPDR)。

人格解體障礙(Depersonalization disorder, DP)

人格解體障礙是與自己身體的脫節,對自己的疏離感。你覺得你在觀察著身體裡的陌生人。你可能不關心自己的身體,不關心體重或健康狀況,因為你沒有控制這幅肉體的權利。

澤尼亞·瓊斯(Zinnia Jones)是這樣描述人格解體障礙的:

與自己的思想、感情或身體的分離感:「我知道我有情感,但我感受不到」
感知分裂成兩部分,一部分參與世界的運轉,另一部分靜靜地觀察:「有一個人在活動,而另一個人只是看著」
感覺好像自己不真實或自我缺席:「我沒有自我」
感到世界是遙遠的、夢幻的、朦朧的、無機質的、黑白色的、人造的,就像一幅虛假的畫
沉浸於自我,有一種強制性的自我審視或極度反思
與自己進行持續而連續的對話
感覺有副面紗或玻璃牆將你與世界隔開
情感或身體麻木,如有一種腦袋被棉花填滿的感覺
缺乏主體感——感覺平淡、機械、無生命或著像一隻殭屍
無法想像事物
能夠清晰地思考,但感覺對世界缺乏本質上的感受與思考
與生活的脫節感,阻礙你的創造性和與世界互動

你可能很少在意自己的外表,只滿足衣著和個人衛生方面的基本需求。或者過度關注外表以試圖感受喜悅感或對身體的自豪感,但只會更加空虛。

你可能不關心你身體的狀態,甚至不害怕死亡,因為你對生命沒有什麼依戀。

現實解體障礙(Derealization disorder, DR)

現實解體障礙是一種對周圍世界的超脫,是一種萬物皆虛空的感受
即便你一直在那裡,周邊的環境卻似乎很陌生,就像有人把你的房子換成了舞台道具
覺得在現實中活動就像是在跑步機上行走,建築物在移動,而不是自己越過它們
感覺與你在意的人情感脫節,好像你們被一堵玻璃牆隔開,或者那些人只是假扮的演員
周圍呈現扭曲的、模糊的、褪色的、二維的或人造的環境,或對周圍環境高度敏感。例如,覺得樹上的葉子有鋒利邊緣
對時間感的扭曲,如感覺最近的事件發生在遙遠的過去
距離感扭曲以及物體的大小和形狀感知的扭曲
感覺自己是生命的被動觀察者

如果你和《駭客任務》或《楚門的世界》有所共鳴,那你可能有現實解體障礙。這也可以表現為超然感,就好比你不屬於這個社會。你可能等著超能力出現,或者等著送霍格沃茨信件的貓頭鷹飛來。十幾歲的時候,我喜歡上了《危機邊緣》中的一集,它描述的是一個男孩在房子下面發現了一艘宇宙飛船,並得知他和他的父母不是人類。

人格/現實解體障礙有時伴隨著情感發育遲緩。你能笑也能找到樂子,但很少有真正的快樂。悲傷的時刻只覺得麻木,造成悲傷的起因和自己無關。這也可能朝相反方向發展,過度焦慮導致情緒反應對外界刺激不敏感,最後由看似很小的事件引起強烈情感爆發。

需要注意的是,人格/現實解體障礙並不專屬於性別煩躁。這種情況與包括持續性憂鬱症、強迫症和邊緣性人格障礙在內的幾種心理問題並發。人格/現實解體障礙本身不應該被視為性別焦慮的標誌,它只是告知你有什麼不對勁。在知道如何判定後,也很容易從外部發現。患有人格/現實解體障礙的人傾向於在日常生活中發呆;他們的眼神陰鬱、死氣沉沉,看上去就像是殼子裡的人。在進行轉變時,最常見的評價就是眼睛開始變得有神采了。

漲落

生理與生化焦慮的強度很大程度上受到體內其他因素的影響。鑑於它是一種內分泌平衡機制,它每天都可能波動變化。例如:

血糖失調或甲狀腺疾病會導致排尿困難。
為了減少外界刺激而實行多巴胺戒斷,可能會導致更糟糕的結果。
服用影響5-羥色胺的SSRI類抗抑鬱藥會減輕煩躁感。
跨性別女性AMAB(出生指派性別為男性)睾酮激增造成的吸引、慾望會使她們更加煩躁不安。
跨性別男性AFAB(出生指派性別為女性)在其月經週期過程中雌二醇和孕酮的波動,會使煩躁感相應加劇或減輕。

身體中無數的系統都在協同工作,它們都每天都會波動並控制著總體精神狀態。這種一般性的煩躁會放大其他煩躁的影響。你可能某天覺得認錯性別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接著又覺得像在胸口捅了一刀那麼疼。某天看著鏡子裡的自我,接著凝視以前的你。

有些人通過性別流動有所體會,有些時候傾向於男性,有些時候傾向於女性,而別的時候則沒有性別感,或者兩性的感覺都有。其他人只是覺得它像一條季節性河流;有時因為下雨而豐水,有時因為乾旱而成為涓涓細流。

這些都是真實有效的,某天感到非常煩躁,但接下來卻不這麼覺得,並不意味著你不是跨性別者。

它是雙向的

你可能會聽到反對者說,激素治療總能改善精神狀態。我向母親出櫃時她就是這麼說的:「雌激素使人幸福。」這句話完全是錯的。

順性別者接受相反激素治療時,總會導致煩躁不安。這就是為什麼很少給男性開螺內酯,抗雄激素因子會導致精神不穩定。5%到10%的順性別女性患有多囊卵巢綜合徵,卵巢分泌睾酮而非雌激素。問到心理健康狀況時,她們都會憤怒地說這很糟。

一個非常有力的例子是大衛·利馬(David Reimer)的悲劇。在七個月大的時候,大衛和他的雙胞胎兄弟因為嚴重包莖接受了包皮環切術(包皮的皮膚病)。大衛的陰莖因為事故被毀了,因此實施了陰道成形術,把他當女孩養,青春期還接受雌激素治療。13歲時,他罹患了有自殺傾向的憂鬱症,再多的指導和鼓勵也不能讓一個男孩享受做女孩的樂趣。當他的父母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時,他轉變回男性性別表達,進行睾酮治療,並在十幾歲的時候通過多次手術過渡回男性。

人們會知道自己生活在性別錯誤。

心理學家約翰·馬尼(John Money)監管了大衛事件,並對大衛成長過程中所做的決定負有主要責任。馬尼為了出名,對大衛的案子進行了大規模的錯誤報告,他的報告聲稱取得了圓滿成功。這一結果影響到今天,因為馬尼的報告被用作不對雙性嬰兒進行生殖器矯正手術的例子。但五十年後,仍然有醫生認為可以改變孩子的生殖器,然後就可以把他們培養成某個性別。

這就是雙性人的悲劇。大約每60個新生兒中就有一個處於雙性狀態(儘管並非所有都與生殖器有關)。通常來說,對雙性兒童使用的矯正程序會導致功能或感知喪失,目前多數情況,醫生會傾向於將其經手術指派為女性,因為陰戶成型術比陰莖成型術更簡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譯註:由於本篇並非專業醫學期刊,內文有部分仍須謹慎看待,DP/DR的誤診率極高,並且在一般人中僅約有2%發病率,若有疑慮,請找精神專科醫師進行確認,切勿自行論斷。

有關性別焦慮與人格/現實解體障礙目前的證據

人格/現實解體障礙的症狀可能與未治療的性別焦慮並發,但這在研究文獻中尚缺乏廣泛證據。

在許多跨性別者對轉變前的描述中,對人格/現實解體障礙的描述尤為突出,並且這些症狀會嚴重影響生活質量。但由於很少將人格解體當作性別焦慮的獨立症狀,一些跨性別者可能很難認識到它是性別焦慮的指標,也可能沒有意識到可以通過轉變來緩解。

相較於一般人群約2%的發病率,性別焦慮者中的發病率在10.2%-14.6% 之間,有一定相關性。而對於分離性障礙來說,它與性別焦慮甚至能達到29.6%的共病率。

需要注意的是,人格/現實解體障礙並不專屬於性別焦慮。這種情況與包括持續性憂鬱症、強迫症和邊緣性人格障礙在內的幾種心理問題並發。人格/現實解體障礙本身不應該被視為性別焦慮的標誌,它只是警告你有什麼不對勁。在知道如何判定後,也很容易從外部發現。患有人格/現實解體障礙的人傾向於在日常生活中發呆;他們的眼神陰鬱、死氣沉沉,看上去就像是殼子裡的人。在做轉變時,最常見的評價就是眼睛開始變得有神采了。

可能的原因
它的發病機制尚不明確,尤其在疊加上性別焦慮這個因素後相關研究更少了。但有可能與創傷(恐嚇、虐待、失業等)、藥品濫用、吸毒、神經系統病變有關。

對於跨性別者,內在與外在性別的不一致可能是一項重要原因,因為激素治療或手術後的跨性別者症狀普遍減輕。

轉變對該障礙的影響

激素治療和手術後性別焦慮者的人格解體障礙減輕,因為感知的身體意象和性別角色之間的差異減小了。在這種情況下,人格解體無需作為一種防禦機制來對抗源於這種差異的負面情緒。雖然現有的研究很少,但是現有證據表明,人格解體就像抑鬱和焦慮一樣,是性別焦慮的併發症,可以通過轉變實現治療。

情緒與知覺開始覺醒,對世界有更多的真實感,而非感到麻木。

1.身體與性別一致。研究人員認為,轉變後分離症狀的減少可能是醫學轉變引起的。

2.激素對分離症狀的短期直接作用。有些跨性別者會注意到,在開始接受激素後的幾週內,情緒出現積極的變化,包括快樂、平靜、強烈的情感體驗、一種正常感,感覺世界變得更清晰或更明亮,感覺活著,或感覺比以往更好。

參考資料:https://genderanalysis.net/depersonalization/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5: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6-1 08:01 編輯

6.社交焦慮(Social Dysphoria)

所有的社交性別焦慮都與一個核心概念有關:社會認為我是什麼性別?社交焦慮關乎外界如何看待你,如何稱呼你,以及你應當如何稱呼他們。社交焦慮在性別覺醒前後表現不同。

當你還在黑暗中的時候,你只是覺得與其他人的相處方式不太正常,與你指派性別相同的人覺得你們的相處方式不自然。別人的行為習慣讓人感到驚訝或困惑,而與你真正性別相同的人相處更容易。你與更接近自我的人相連。

例如,一個AMAB(assigned male at birth,指派性別為男性)跨性別者可能覺得在男性群體中非常不舒服,他們可能覺得與同齡男性格格不入,男性化的社交很不自然,模仿男性朋友感到尷尬。他們可能會更多地享受和女性的友誼,但對阻止建立精神友誼的社會與異性戀規範感到沮喪。當女性由於直覺而避開他們時,他們可能深受傷害。

當意識到性別不一致時,這種錯誤的感覺就會加劇,認識自我時,這種感覺會呈現出新的形態。對於二元性別的跨性別者來說,這可能與被當作真實性別的強烈需求有關。一些非二元性別者由於不被視為男性或女性,因此只能以無性別的方式被提及,當人們因為無法分辨性別而感到困惑時,他們可能會感到性別亢奮。


社交焦慮常會出現在被錯誤地使用代名詞和錯認性別時;用她/他等與當事者性別不一致的代詞稱呼是非常令人不適的。當然,包括順性別者在內的人也是如此:「如果一名順性別者會因被叫錯性別而感到侮辱,同樣的,一名跨性別者也會因此受傷。」就像用指甲刮著黑板,或用鋼絲球刷著皮膚。錯誤的代詞會提醒你,正和你說話的人不認可你的性別。

如果一個人用中性代詞而故意避開相應的代名詞,二元性別的跨性別者也會感到不安。所以在他人不知道該用什麼代名詞稱呼跨性別者時,應當詢問符合他們的代名詞。但矛盾的是,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某些人希望被當作「正常人」,詢問代名詞的行為本身也可能導致有些跨性別者性別焦慮。這就是「第二十二條軍規」(譯註:指左右為難)。

無法同理跨性別處境的人會拒絕使用正確的代名詞,但用錯誤代名詞可能會惹上麻煩時,他們會惡意地使用“Ta”這種中性代詞。在這種情況語氣和意圖就非常重要。

名字也是一樣,不了解的話用出生姓名沒什麼問題,但故意這麼說就很令人輕蔑了。

當跨性別者按著指派性別生活,被認成真實性別時,可能會感到興奮或尷尬。比如:

為了侮辱一個(AMAB指派性別為男性的人)而稱其為女孩,這可能反而會讓他們臉紅,而不是生氣。
AMAB(指派性別為女性的人)被稱作先生可能會感覺更好。

社交焦慮引起的不適會迫使跨性別者以誇張的行為宣告自我。跨性別女性可能會而為了顯得更端莊而化妝、穿女性化的衣服、用更細的聲音說話。跨性別男性會選擇男性化的穿衣風格,站得更挺拔,壓抑情感的表達,大聲且粗聲說話。

身體焦慮與社交焦慮
某些使跨性別者厭惡的體徵,可能只在其他人面前表現為社交焦慮。例如:在以真實性別生活的環境中感到舒適,但在因為外表被認錯性別,或被揭發跨性別身分時,才會感到不舒服。

我在嗓音上沒有直接的身體焦慮,我其實很喜歡用男中音唱歌,在家會讓嗓音放鬆下來。然而在公共場合,聲音對女性身份至關重要,所以我花了很多精力練習聲音。並且會下意識地在接電話或離開家的那一刻轉變成女聲。

我們不孤單!
一個非常奇怪且令人驚訝的現象是,未出櫃的跨性別者會潛意識地找同類。我好幾次聽說過一個有趣的模式:一群朋友中的一個人意識到自己是跨性別者並開始轉變時,其他成員也意識到自己是跨性別者並出櫃。

跨性別者下意識地受到相互友誼的吸引,一方面是需要想法和行為相近且不相互批評的同伴,另一方面是社會排斥導致的親緣情感。當然,這不是跨性別者的專利,其他的非二元性別者也會這樣,但它的連鎖反應是相當強大的。這非常類似於一群朋友因為一個結婚生子,而都開始結婚生子的現象。

跨性別者在轉變後也經常繼續混圈子,因為我們比順性別者更了解彼此。當一群跨性別者聚在一起時,屋子裡會充滿友情和共情。我們有過如此多的共同經歷,以至於一見面就結合在一起了(除了性格衝突)。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6: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6-1 08:01 編輯

7.社會焦慮(Societal Dysphoria)

儘管我們想改變現有的性別歧視,社會依舊希望人們符合傳統性別角色。其中最令人窒息的的是婚姻與父母角色:丈夫、妻子、母親、父親,這些詞都意味著沉重的負擔。錯誤的角色(甚至是任何角色)都會像鉛球一般沉重。社會期望你按照規範行事,違背它們就意味著成為糟糕的配偶或父母。

一位生理上的女性可能因為母職而產生嚴重心理障礙。生育被理所當然地認為是女性的天職,哪怕是懷孕和分娩的過程都充滿了性別期望。懷孕意味著無關自我的母職,而隨之而來的是一大堆關於看孩子、母乳喂養和撫育的期望。

試圖融入( Passing )順性別的跨性別者也會遇到這種情況。如果你抱著一個嬰兒或在照顧孩子,那你就被當作了母親(孩子是混血兒,你就會被降級為保姆,不過這扯遠了)。表明你已經被當作一個女人了,但是當順性別女性談論起生育經驗時會失效。

需要你迎合社會的性別標準時,社會焦慮可能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現。例如,許多跨性別女性有這樣的體會:她們會出於羞恥而在做轉變前遮擋胸部。對赤裸上身游泳普遍不適,甚至在自我了解前就這麼覺得了。

羞恥
違背社會角色可能表現為強烈的羞恥感。在未出櫃中成長並努力適應社會性別常規往往會使有不同期待的父母和同齡人失望。父親可能對不願意參加體育運動或其他男性活動的兒子失望;女同齡人可能會對混進男生圈子的女孩感到不悅;十幾歲的男孩可能會排斥不會開男性玩笑的指派男性跨性別者。

這類情況可能會導致跨性別者被欺凌、虐待和孤立,因無法迎合期待期待的分裂感產生羞恥,然後表現為由焦慮不安導致的憂鬱,加劇他們的痛苦。

這種羞恥感在暴露跨性別身份時尤為強烈。恐跨的朋友和家人在他們出櫃時會投以負面態度甚至是暴力應對,從而將羞恥感轉化為極端的內疚和汙辱。結婚的跨性別者可能會對自己出櫃而破壞配偶的生活而感到十分自責。他們可能會受到鄰居與同齡人的指責,並擔心這會影響到他們的配偶和孩子。

這也是性別焦慮的一種形式,因為順性別者不會受此影響。

羞恥感還表現為社會中系統性的恐跨症。現在的跨性別成年人就是看著恐跨的媒體長大的。美國社會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對跨性別的負面描繪,對當時的跨性別孩子們是一種可怕的創傷:周圍所有的成年人和同齡人嘲笑、譏諷和厭惡那些他們不僅認同,還感到強烈共情並仰慕的跨性別者。這種羞恥感伴隨著我們的一生,這是許多跨性別者直到30多歲或更晚才出櫃的根本原因,因為只有到了中年,他們才能克服這種羞恥感。

羞恥感會積累,直至爆發為激進的行動。跨性別者常有這樣的經歷:越來越無法抗拒內在的感受, 直到突然被鋪天蓋地的羞恥感壓倒,並且發誓再也不要這樣了。這種循環不斷重複。

約會與浪漫關係
社會焦慮強烈地影響到求愛的方表現。當你並非男性或女性時,被迫成為男友或女友非常令人迷失且不公平。指派性別為男性者可能會希望自己是被寵愛的那個人,而指派性別為女性者可能會對追求對象的關切與期待感到不適(超過女性經驗所感受的不適)。他們的追求者對伴侶關係的期望可能會成為跨性別者的沈重負擔。相比之下,以真實性別約會會很亢奮。給一個跨性別女性買花,她會很開心的。

一個未出櫃的跨性別者可能會感到異性戀規範的壓力,以至於壓抑了處理人際關係的本能,去扮演角色。許多跨性別女性試圖扮演異性戀丈夫對妻子的角色,但做了轉變才發現更喜歡妻子的角色,甚至有可能她們不會被女性所吸引。

除了不適感,許多跨性別者意識到他們的交際模式,並不符合自己的表現形式,許多人在轉變才後意識到,他們實際上從來沒有像指派性別的順性別者那樣約會過,而總有著與真實性取向相符的浪漫關係。男男關係、女女關係與異性戀關係有完全不同的模式;有不同的求愛表現、不同的觀念、不同的溝通方式。男男關係和男女關係不同,女女關係和女男關係不同,即使還不清楚自己是男是女。

舉個例子,我在向妻子出櫃後才意識到,以前的約會都像女同性戀模式一樣:先要成為好朋友,不像異性戀般約會,因為約會只是坐著聊天或一起閒逛。因此,我的幾次關係僅僅因我太害怕邁出第一步而結束。我總會想和她們在一起,出於人格魅力而非性吸引。我的初戀在第一次約會時告訴我,我與她曾經約會過的任何男人都不一樣,因為我喜歡聊天而不是上床。兩個月後,她和我分手了,因為我不是她想要的有男性氣概的人。

這種交際模式對於非二元性別者更複雜:一些人認為自己的約會風格是「酷兒」;一些人很難確定在一段關係中的角色;一些人扮演了一個典型的二元性別角色;一些人希望被當作是男朋友/女朋友,即使自己是非二元者;一些人希望扮演一個社會意義上的中性角色或兼有男女特質的角色。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6: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5-23 12:21 編輯

8.性焦慮(Sexual Dysphoria)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44

主題

356

文章

5453

積分

版主

邪惡鳳梨披薩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5453

突出貢獻實體驗證知識+寶貝驗證白帽駭客

 樓主| 發表於 2021-5-23 11:26: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希臘風梨珂 於 2021-5-23 12:21 編輯

9.外表焦慮(Presentational Dysphoria)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Brave - 更安全 更快速的瀏覽器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不明小站性別互助論壇

網站維護以及營運贊助:MiyaLuna  

GMT+8, 2021-10-20 08:48 , Processed in 0.07626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